第八章 酒馆

作品:《末世图腾

    铁山镇北部公路的尽头,沙海的边缘上坐落着一栋二层的建筑物。它占地约八百平方米,四周用铁丝网包围着,门口处挂着一块油漆快要掉光的牌子,上面歪歪扭扭的写着四个字——“黑火酒吧”

    再往下看,牌子下方钉着一块木板,用醒目的红漆写着:“注意,本酒吧内装有六挺转筒式火神炮,请勿闹事。”

    然后,木板下面还钉着一块黑板,用白色粉笔写着:“因闹事被击杀者名单,白羽·指图(沙漠高楞)、三栖鱼·光波具(黄暴人鱼)、镜·丹蜜(猎食者)、西域夏西(神针队长)……”

    最后,黑板下部贴着一张手画的海报,画着一只放在碟子里的沙蝎,右下角写着几个歪歪扭扭的字:“沙蝎套餐,七折优惠。”

    现在是傍晚时分,半个太阳沉入了一望无际的荒原。酒吧门口站着两名壮汉,他们穿着土黄色布背心和迷彩长裤,手里提着粗大的滚筒式重机枪。其中一名壮汉打了个哈欠,抱怨道,“提着这破玩意站了半天,实在太累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板说这东西看起来威风,一般人看见重机枪都会害怕,不敢轻易闹事。”另一名壮汉解释到。

    “可这东西是空壳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说了!”壮汉急忙打断同伴的话,并小声说,“这话不能让外人听见了,里面还有客人呢。”

    这时,远处传来‘嗡嗡嗡’的声音,一辆红色机车出现在地平线上。

    “有人来了。”打哈欠的壮汉连忙取出只剩单筒的望远镜观察来人,看了几秒钟,他急着大叫起来,“是红色彗星!铁渣来了!”

    “快,快通知老板。”说着,壮汉慌忙跑进酒吧。

    一名身材矮壮、长方大脸的中年男子在吧台里擦着碟子,看见壮汉慌乱的跑进来,立刻喝道:“慌什么慌,没看见有客人在啊。”

    “铁渣来了。”

    老板听见壮汉的话,不知不觉的僵住了。他一不小心滑了手,“哗啦”的一声,碟子摔在地上碎了。几秒种后,他回过神来急忙吩咐,“快,把人都叫起来,拿好武器守在大厅四角。”壮汉点点头,立刻绕进里屋叫醒其他人……

    紧接着,老板拉上酒柜后的电闸,将整个酒吧的灯全开了。大厅里顿时灯火通明,白炽的灯光照亮了每一个角落。

    酒吧大厅的中间摆着几张大圆木桌和圆形的矮木凳。六个旅行者围坐在其中一张大圆桌旁吃晚餐,桌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菜式,还摆着几瓶啤酒。六个旅行者中,有四个身材粗壮的男子,一个身材中等的年轻人和一位身材相貌姣好的年轻女人。年轻人和年轻女人正在低声聊天,忽然发现整个酒吧的灯全亮了,于是他和身边的壮汉说了几句话。那个壮汉转过头对老板喊道:“老板啊,天还没黑呢,这么早就开灯,太刺眼了。”

    老板走出吧台来到他们身边,表情认真的说,“等会有客人来,是个大狠人,诸位没事别去招惹他。”

    那个壮汉笑起来,“老板,我们都是从砂城来的,什么狠人没见过啊。”

    “行,该说的我说过了,客人自己看着办吧。”酒吧老板摊开双手耸耸肩,矮壮的身材加上严肃认真的长方脸,看起来有些滑稽。

    “请您不用担心,只要别人不主动惹我们,我们也不会去得罪别人的。”年轻女人微微一笑,语气谦和的向老板说到。

    就在老板和他们说话的时候,进去叫人的壮汉带着几个手提重机枪,睡眼朦胧的男子走出里屋,分别站在大厅四角站岗。

    “反正该说的我说过了。”老板再次强调后,祝他们晚餐愉快。接着,他走回吧台,身后传来讨论声,不过这已经和他没有关系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嘛,这么胆小还敢在这里开店。”“乡下地方的人就是没见识。”“对,天少不用和他一番见识,乡下人不懂。”“这沙蝎的味道还不错,也不知道什么做的,天少多吃点。”“走之前问问老板,下了什么调味料。”“天少,出门在外切忌生事,重点是老爷交代的……”“我懂。”

    “天少,我敬你一杯。”年轻女人媚眼如丝的望着年轻人,双手扶着玻璃杯敬他。

    年轻人露出邪邪笑容,伸手搂住她的细腰,用力的拽了过来,“知道什么叫先干为敬吗?”

    “对,先干为敬!”“天少说得对。”“玲玲姐先干。”三个壮汉跟着附和起哄。

    “不嘛~”年轻女人娇气的说到,转手她将酒杯递给年轻人,“除非天少喂我喝。”

    就在他们玩闹的时候,老板在吧台里擦拭着盘子,忽然听见门外传来对话声。

    “铁哥,这边请。”“看好我的车,否则拆了你们的店。”“放心,我们两个人替你看车呢,保证安全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老板就看见铁渣带着一名少女走进酒吧。这名陌生的少女有一头银色的卷发,蓝色的眼眸。她的五官非常精致,皮肤特别的白,看起来不像是地面上的人。

    铁渣带着尤歌在吧台坐下,掏出两枚金币丢在吧台上,“来两只沙蝎,两杯红茶和近期沙海的传闻。”

    老板两眼放光的盯着吧台上的两枚金币,却犹豫着拿与不拿,这位铁山镇杀神的钱可不是好赚的。最后,他还是抵不过金灿灿的诱惑,一把抓起金币塞进衣兜里,说道:“有两个传闻,这几天来的客人都说沙海里的天气不好,时常有沙暴。”他顿了顿,“当然,无尽沙海的沙暴是无处不在的,但是最近似乎有些频繁。”

    老板一边说着,一边倒了两杯红茶放在铁渣和尤歌面前。

    “再给我来杯龙舌兰。”铁渣要求到。

    “喝酒啊?大姐大不是说你没成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”铁渣伸手抓住背后的刀柄。老板的话音戛然而止,识趣的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,轻咳一声说,“另外,最近有不少旅人说沙海里看不见沙虫的踪影,我估计是沙虫的繁殖期提前了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铁渣问到。

    “沙虫的繁殖期一般都在十月份左右,但它们对气候很敏感,如果最近沙海的气候发生变化,沙虫就可能提前进入繁殖期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的沙虫卵是什么价格?”

    “普通的20金到50金不等,主要还是看成色和肌体再生素的浓度,如果是变异的黄金沙虫卵,据说能值几千金。”

    两人聊了一会,厨师送来两份沙蝎。尤歌看着盘子里张牙舞爪、全身通红的沙蝎,感到一阵反胃,喊道:“我不吃这个。”

    铁渣扯下沙蝎的大钳子,用力掰开,露出里面白嫩的肉,转手递给尤歌,“有人说沙蝎的味道和螃蟹一样,不过我没吃过螃蟹。”尤歌不肯接,嘟嚷着要吃别的。铁渣示范性的吃了一口,扯下另一只大钳子掰开,再次塞给她,“很好吃的,相信我。”

    尤歌半信半疑的接过蝎钳,小心翼翼的咬了口。一股鲜甜的汁液涌入口腔,确实和螃蟹的味道一样美味可口。

    “嗯~好吃!”尤歌情不自禁的叫起来,接着欢快的笑起来。她一连饿了好几天,今天终于吃上点好东西了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尤歌的笑声引起了大厅里其他人的关注。被称为‘天少’的年轻人循着笑声的方向望去,看见吧台旁坐着一位美得冒泡的少女,顿时惊为天人,再也挪不开目光了……

    女人的第六感通常都是敏锐的。因此,被称为‘玲玲姐’的年轻女人很快就觉察了身边人的异样。她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,看见一个笑容甜美的小婊砸。她不自觉的捏紧了手,眼眸里透出一股深深的恨意。随着两人陷入安静之中,圆桌旁的其他人也感觉到了气氛的异常。

    “天少……天少……”其中一个壮汉轻声叫到,可年轻人依旧痴痴的望着那边的少女。

    “天华……林天华少爷。”一位皮肤黝黑,六人之中最高大的汉子提高音量的提醒到。

    林天华顿时回过神来,随即指着身边的壮汉说,“三子,你去邀请那位女士过来坐坐,就说本少爷想和她交个朋友。”

    年轻女人看着喜新厌旧的林天华,暗自咬紧牙根,可她敢怒不敢言,只能低着头装没听见。

    三子站了起来,黝黑的壮汉却拉住他,转头对林天华说,“天少,出门在外……”

    “快去。”林天华不耐烦的打断他。于是,三子甩开黝黑壮汉的手,向尤歌和铁渣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此时在吧台那边,尤歌一边吃着沙蝎,一边笑嘻嘻的要去抢铁渣的龙舌兰酒,“你是未成年人,不准喝酒,快给姐姐。”

    两人正嬉闹着,身后忽然传来声音,“这位小姐,我们少爷想请你过去坐坐。”

    尤歌转过身子,打量了一眼壮汉,皱起眉头回答,“我不认识你,请回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家少爷可是大人物,一起吃顿饭不就认识了。”壮汉说到。

    尤歌转头看着铁渣,铁渣淡淡的问了句,“你们家少爷是谁?”

    “我有问你话吗?”壮汉皱起眉头,面露凶狠的盯着少年。

    下一秒,铁渣眯起眼睛笑了。吧台里的老板见状连忙说道:“铁哥,他们是砂城来的客人,不是我们本地人。”老板言下之意,就是让铁渣别跟他们计较。他们是外面来的人,所以才会不知道他的名声。接着,老板对壮汉说,“这位客人,他们不愿意就算了,出门在外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听好了,坐在那边的是砂城林家的三少爷。”壮汉仰起头自豪的说到。

  喜欢这篇狗亚体育ios官方下载《末世图腾》的读者,可以在搜狗搜索:末世图腾全文免费阅读章节- 第八章 酒馆-全本狗亚体育ios官方下载网